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情说便说不了

[复制链接]

12万

主题

12万

帖子

36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65190
发表于 2020-2-28 22: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情说便说不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情说便说不了

  ——海蝶翩翩

  

  

  帘外,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如同千万条水鞭子抽打在大地的肌肤上,溅起一朵朵痛苦的泪花。他,高翔,州民中三(6)班的一个学生,此时正在一个名叫“一线天”的网吧对着一台电脑发呆。QQ屏幕中的好友栏里一个名叫“快乐的云”的网友早已上线,陌生人一栏中的“用心良苦”刚刚露面。高翔点了两下“快乐的云”的头像,手指在键盘上敲下“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便发了过去。这是他今天第三次发送这句话给“快乐的云”了,可是依旧没有得到答复,他的心彻底碎了,为了她,这已是他第二次深夜翻学校院墙溜出来上网,而为了同样的理由在白天逃上几节课的次数他早已记不清了。

  三年前,他是以乡中学中考冠军考上这所自治州最好的高中的,高一时,来自那贫穷落后的乡下的他在走进这所繁华城市里的重点高中的一刹那,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这泪有喜更有忧,十年前,父亲在矿山遇难,抛下正读高二的姐姐高菲和八岁的自己永远的走了,而母亲因患风湿常年瘫痪在床。从此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全部压在了姐姐稚嫩的肩上,没等母亲开口,姐姐便强忍着泪水辍学回家,姐姐是当年州民中的尖子生,可是原本不好的家境在父亲走后变得更加困难,她是在班主任无限的叹息声中辍学的,当年校长甚至提出免除她的学费,可是她带着满腹的感激与心酸婉言拒绝了。因为她想到了年幼的弟弟和病床上的老母亲,十多年来,高菲靠自己的双手撑起了那个破败不堪的家,并一路把弟弟高翔推进了高中的大门,那所她曾自豪过的州民中。

  因此当高翔在跨进高中大门的一瞬间,心激动得似乎跳出来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忘不了病床上的母亲,更忘不了为了自己而默默牺牲着的姐姐。于是他以山里人特有的顽强的毅力在书海里泛舟,衣着的简朴和生活的窘迫他都不顾,他说他要替姐姐圆那个大学梦。苍天不负有心人,高二时,他顺利从普通班升进了实验班。

  一个来自大山里的孩子,走在城里充满了那么多的欣喜与好奇,当他第一次听城里的同学提到QQ聊天与网络游戏时,他的心如同脱了缰绳的马在想象的田野里自由地驰骋。偌大的世界在网络上竟然会变得那么渺小,人与人的沟通居然会如此便捷,他有些蠢蠢欲动,可是一想到烈日下劳作已十年为的却是支撑自己上学的姐姐,他又充满了负罪感,他知道这辈子他是欠姐姐的。终于在一个双休日,他内心的秤失去了平衡,在同学的帮助下,他接触了网络,望着网吧那些一台台电视机模样的电脑,他的心比当年走进这所重点高中时更激动,更兴奋。于是,他开始学会了打字,并有了自己的网名——忧郁的风,接着便是QQ聊天和玩游戏。很多个双休日,他和那个叫“快乐的云”的网友闲聊,就这样,他度过了高二的一周又一周。那时,他仍然恋恋不忘家中劳作的姐姐,因此他从不曾向家中多要一分钱,然而同“快乐的云”聊天时的那份激情与兴奋让他顾不著名青少年白癜风专家郑华国回答白癜风养生问题得吃饭,于是身子越来越瘦,精神也越来越差,每次回家望着姐姐心疼的样子,他只有低着头说一句“学习有些紧张,所以才这样”,而姐姐则想尽办法把菜做得丰盛给弟弟好好补一补。高翔想着一切曾一度不敢正正视姐姐,他害怕有一天姐姐发现自己把心思转移到了网上聊天,害怕……然而当他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同“快乐的云”开通视频,看到对面那张美丽可爱的面容时,他再也顾不上那杆即将失去平衡的秤了,他早已忘了替姐姐圆梦的理想,一年的网上聊天加上青春期这一自然人性的召唤,他渐渐爱上了“快乐的云”,他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也是州民中高二年级的学生!

  一个月的寒假让呆在家中的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漫长,家乡是个交通和信息闭塞的小寨子,乡亲们终奔波在被大山包围的农田里,就连赶集也永远走不出大山。而那些打工的年轻人,走出大山候就再也没有回来。当年他作为寨子里唯一的高中生走出大山,走向城里,在得到乡亲们的羡慕时,更多的是指指点点,他知道是自己苦了姐姐。然而现在,他疯狂地对“快乐的云”展开了网恋,他整日望着那连绵的群山发呆或是空想,寒假终于在他扳指计算中结束了。一到校,他便四处打听“快乐的云”,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见面之后她抛下的第一句话竟是“我是一片云,云有方向吗?有感情吗?何况你是一阵风,一阵飘忽不定的风,我们没戏。”他却极力说:“风和云都是轻盈飘逸的,相同才会相识相知相爱啊!”最后“快乐的云”丢下一句“看来你还真是一只菜鸟,你相信在网上能找到真爱吗?我们都只是骗来骗去玩玩而已”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可他始终不相信“快乐的云”的话,不相信自己被骗的事实,因此才有了“一线天”的那一幕。

  正在这时,同他聊过两次的“用心良苦”给他发来信息。

  “这么晚了,小弟弟,你怎么还在上网啊?你上次不是告诉我你在读高三吗?怎么有时间?

  “我翻院墙溜出来的”

  “什么?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别人可以欺骗握的感情,而我只是溜出来上一次网,为什么就不行?”

  “天啦,你这是什么逻辑?”

  “现在我的心中,脑中乱如麻,还谈什么逻辑”

  “能告诉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凭什么在我面前称姐姐,你不一定比我大,还有,你为什么叫‘用心良苦’,你上次还没回答我呢?”

  “我早就永远的毕业了,当然比你大,至于网名,我们慢慢聊,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你说你毕业了,那你现在是干啥的?”

  “目前是治病的,我希望我的良药能治好我最心疼的病人”

  “哦,原来你是医生,只是我的病你治不了”

  “啊,你病了?告诉姐姐,你哪儿不舒服,快说呀!”

  “我心如刀绞,你能治吗?我深挨的网友欺骗了我,你能帮上忙吗?忧郁的风,看来我的网名取对了,忧郁,在忧郁中死去。”

  “不许你这么想,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终于明白了,可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干麻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可我还能怎么办?别人欺骗了我的感情,而我更欺骗了我姐姐的感情,现在回头恐怕迟了,就让我堕落吧!你也别再烦我了,我知道摆在我面前的又将是一个美丽的骗局,我已经被伤得够深了,难道你还想在我这陌生人的伤口再撒下一把盐?”

  “不,小弟弟,请你相信我,求求你,就算是为了我,请你重新振作起来,只要你重新奋战,我相信你的未来不是梦”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还有,什么叫为了你,我们并不熟悉啊”

  “你说我是我是医生啊,作为医生,谁不希望自己的病人早日康复呢?而你不正病着吗?”

  “那你打算给我开一剂什么样的药方?”

  “最好的药方中夹着我的一为白癜风患者解除病痛不忘初心颗真诚的心,希望你现在就回校,也深了,你一个人溜出来不仅违反了校规,而且很不安全,相信我,良药苦口,可我也是用心良苦。下周星期六中午网上见,希望那时能够看到一个健康的你,再见!”

  高翔正准备劝“用心良苦”等几分钟,可QQ人头突然下线了。望着那个仍然在线却迟迟不回复的“快乐的云”的头像,他真想击上一拳,最后他慢慢离开了网吧,一步一步朝学校走去,路边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苍白得吓人。

  此时,他的家中,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姐姐高菲拎着几捆面条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家门,母亲望着全身被雨水淋透了的女儿,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是一阵长长的叹息声。十多年来,她望着苦命的女儿不知已叹息了多少遍,而自己偏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第二天一大早,村支书上门了,原来弟弟高翔因翻墙离校在返校时被门卫抓了个正着,学校电话打到了村支书家。病床上的母亲一听儿子在校闹事了便喃喃道:“不会的,翔儿不会这么做的,深更半夜的,他溜出学校干啥了?这绝不可能,一定是学校弄错了,弄错了。”

  高菲听了村支书的话,起先大吃一惊,接着便是一阵沉思,她似乎猜到或是明白了什么,没同母亲打招呼,便朝十里之外的县城州民中奔去。

  在校长办公室,她见到了站在角落里垂着头的弟弟,她真想狠狠揍他一顿,可是手似乎被注了铅,迟迟举不起来。她苦苦哀求校长,而校长望着眼前这个十年前自己曾提出免除学费极力挽留的尖子生,心中一时竟不知是什么滋味,昔日那个美丽聪明的女孩,如今……而她的弟弟,高翔,怎么会……刚升高三,无故旷课以达五次,这次又翻院墙离校,真是越想月不可思议。一旁的高翔只是低着头,呆呆的,一声不吭,而姐姐高菲,泪水早已湿了衣袖,看在他们的家境上,更看在昔日那个尖子生姐姐的脸面上,校长破例将劝其退学改成留校查看。

  走出校长办公室,姐弟无语,突然,弟弟一把抓住姐姐的手呜咽道:“姐,我……”未等弟弟说完,高菲便堵住他的话,“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孩子患病早期应该怎么治疗呢别想,你现在就回教室上课,记着,拿出你的毅力和气魄,努力学习,哪怕是为了我,为我去圆那个大学梦,姐求你了。”一句“为了我”又撩起了他内心的伤痕,他呜咽着点了点头便奔向了教室,空旷的场上,留下姐姐孤单的身影,衣襟在风中荡开层层皱波。

  星期六,高翔在家吃过早饭就拎起书包去学校,母亲望着昨晚才回家的儿子忙问:“不是双休日吗?咋今天就回学校?”高翔匆匆答道:“妈,高考越来越近了,我,我回校复习。”几天前为儿子在学校闹了事还犯愁的母亲,这会儿见儿子这么勤奋不由得又喜又忧。儿子前脚刚迈出大门,从田间回来的女儿便说:“妈,我去一趟县城,下午就回来。”“大老远的,去县城干啥?”“给弟弟扯几尺布缝一件衣服,你看他那身校服都旧得不成样儿了。”“我们这寨中的集市里不就有布卖吗?干麻非去县城?”“弟弟大了,在学校里怎么说也要穿体面点儿,县城的布虽然贵了点儿,可布料比咱寨子里的好,你就别心了,我去了啊。”

  高翔三分是为了复习,七分是为了他上周和“用心良苦”的约定,进入网吧约十分钟后,“用心良苦”就上线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上次我并没有答复啊。”

  “小弟弟,除了直觉,同时还有信任,你说你再也不会轻易相信网友的话了,然而那晚你跟我聊了那么多,你不是因为信任我才告诉我你的苦闷吗?”

  “但愿你真的不会骗我。”

  “你康复得怎么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4-2 23:57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