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当时少

[复制链接]

10万

主题

10万

帖子

3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7516
发表于 2020-2-15 13: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时少
  

  当时少

  ——紫蝶岁月

  

  

  看着我们的童年和少年渐渐成为往事,烈日下那些奔跑着的无忧无虑的孩子正编织着我们遥不可及的梦,心中有些淡淡的悲凉,像是被放逐后的无所归依。

  豆豆给的我的电话又在抱怨五一不放假了,要搞战备,不过失落的语气中却也分外的自豪,这个昨天在我心中还是个孩子的傻小子仿佛突然向我宣告他长大了!

  05年9月,豆豆成功地一身轻松跨进了武警指挥学院,成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在我心中,还很难把他稚气的脸庞与英气的国徽联系到一起,他倒是挺自信地时时把自己成人化了。

  阳阳与阿令今年6月份高考,两人大概局限型白癜风的日常护理措施有哪些都铆着劲儿,辛苦得很。一刚白癜风在治疗过程中要留意哪些方面如高三门时,阳阳还给我寄来帅气的照片,信誓旦旦地让我别担心他,他会做好,还一度让我这个当姐姐的感动得不行。时至今日,离高考不到一个月了,他怕是没有时间写信和回信了吧。对于阳阳,我明白他的压力还是很大的,要强的个性,再加上阿令的强势劲头。

  阿令是在全市最强的班,成绩一如既往的优秀,话语不多,思想却是极深的那种。前几天上网碰见他,开玩笑问他还有无玩电脑游戏,他竟一脸痞笑“姐姐你莫告知我爸啊,他定不能接受我这种减压方式的!”呵呵。

  还有小露,我这个可爱的表妹,她是阿令的妹妹,脾气娇的不得了,阿令和超子这一哥一弟的配合让小露拥有无可比拟的优越地位。性格像极了男孩子,说话做事又全是一副女孩子的模样。不过去年正月他爸不在家的时候,她倒是让我们见识了在酒桌上周旋陪客的女侠风范,把她爸爸的角色演绎得如此完美,让我们大跌眼镜。

  我时常忆起03年10月的那一次聚会。国庆节,我`阳阳`豆豆`阿令`小露`超子`芬芬`旭,几乎都全了!在这以后时至今日的这段时间里,如此齐整的场景好象再也没有了。那个时候豆豆也还有个很幸福的家庭,那次聚会就是他爸爸请客,不过,谁能料到05年的夏天还会有另外一出戏呢。

  那次确实是好值得回忆的,八个孩子一个房间,吃的吃,说的说,笑的笑,言无所忌。豆豆激动地抱了个凳子作吉他跳上案台,又唱又弹又狂跳地吼《海浪》,大家筷子盘子全来伴奏;阿令一本正经地畅谈国家大事`政治军事形势`战略战备问题,那个时候,我们所有人的梦想都还是上军校当兵。大家各抒己见,笑声阵阵,意见不和时趴过桌子就开始敲着对方的耳朵灌输思想;旭嫌大家声音太吵淹没了自己的声音,就干脆爬上桌子大叫;还有齐齐举杯对我高考的祝福,对小露中考的祝福,对阳阳`豆豆`阿令三个努力在各班做好班长的祝福,对祖国的祝福,对国家篮球队`足球队的祝福……结果是,一顿饭没吃完,大家都哑着嗓子瘫软在椅子上,你看我我看你地傻笑了。

  之后便是我顺利地过了高考,但因为身体原因与军校失之交臂,所以独自来了这个海滨地方院校。豆豆提前一年参加了高考,入了川,据他说是个鸟不生蛋的适合猩猩猴子居住的地方。当年很乐观的他,到现在依然乐观坚强。

  05年的时候,豆豆的家里出了点事,总之是很难收场,好在他妈妈忍辱负重没让影响到儿子的高考,对这件事,大家都不想再提了,但无疑的是,豆豆用他17岁还显稚嫩的肩膀承担起了他不该这么早有的责任。先前阿令`小露对这件事难过想不通时我还千方百计地开导劝慰他们,而豆豆,我真的担心他扛不过,面对他我自己也有力不从心的感觉。给他连着写了好多信白风癫北京中科名医大约是那几家,又不停的联系,想法子让他开心。到05年过年再见到他时,觉得他仍是好端端的,终于放下心来。唉,我可怜又坚强的表弟!

  我和他一起回母校高中,他一直给我讲着出事后他这半年的想法与行为,他也有过冲动,有过错误,也觉得好累,但都扛过来了,他还是之前那人极阳光的他,让人佩服,不同的是,他懂事多了,也能干多了。

  超子和芬芬都开始上高中了,在两个相隔很远的学校。我平时和也无法联系,一年有机会见几次面的时候他们会很亲切地叫上几声“姐姐”,我亦关切地问几句他们的学习生活。超子越来越帅了,而芬芬,大家都说她比从前靓了许多,毕竟,都是十六岁的花季嘛。

  尽管联系不多但我们仍记得小时侯的那些糗事啊。超子六七岁的一天,非得穿上小露的公主裙,在屋顶上玩时又不小心摔了下来,倒在阳沟里不醒人事,阿令大叫着“超子死了”飞奔下来,捂着他额头上流血的伤口,我撕了小露的裙子花边给他包裹,又不敢告诉大人,阿令只好背着他到我们的“常驻地”土桥下边,我们手忙脚乱的用螃蟹`野菊花`丝瓜叶弄汁敷上,超子醒来后竟笑着说不疼!唉,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当时真是好大胆,也亏得十来岁的我们竟懂得些药理常识,不久,超子额头就结疤好了,竟连瘤子什么的都没留下。

  超子确实是命大的,还有次10来岁时发大水被从桥上冲下去,没人发现,最后被浪打到岸边,又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自己回家换衣服;

  算来大家也都有些惊险经历:

  阳阳自己一人从大树上落下,掉在刺窝里,周身全是又尖又粗的刺,动不了也叫不了,到晚上了,才被心急如焚的奶奶找到。

  豆豆吃了40多颗“感冒通”,把大家都吓傻了,幸亏发现的早,又是拔鸡毛又是灌肥皂水,他还一个劲儿地叫“别搅了,让我死吧,死了把我挂树上!”

  阿令出生的时候就不叫唤,打了好几巴掌还不叫唤,舅妈吓的以为孩子被憋的死过去了,或者是个哑巴,都挺吓人的。

  芬芬小学二年级时在一个大冬天掉进水井了,你知道南方的冬天水井是不结冰的,小命差点没有,现在到井边时,她还心有余悸。

  当然,还有我出生3个月时的那一场肺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没救了!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想,我们大概就是这样子罢,嘿嘿。

  更惊险的还有那件事之后的一场大火,无知的我们在夏天的烈日下擦火柴,根本看不清火是怎样引起的,最后以大人的救火和烧毁一座菜园告终。我和小露在山上躲了半夜硬不不敢回家,被大人们找回后又加罪名一等,跪了下半夜再加写检讨书两份……唉,童年。

  这些丰富的往事,像极不情愿被压缩了的气垫,一给它机会,就不可抑制地全弹了起来。有这许多的表兄弟姐妹,彼此见证着同一件事`同一些人,不管何时何地何人随便提起边脚,都能找到共鸣,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犹记得我们在大人不在家的日子里自食其力拾柴煮饭,个个撑的不行,但剩下的连狗都不愿闻,郁闷。

  犹记得阳阳和豆豆捡回一只死鹰,大家很虔诚地为它立墓祈祷。

  犹记得我们在土桥下造了各种草汁水,骗的芬芬和旭团团转的闹剧。

  犹记得黑夜里大家拼命跑,留下小露怀抱兰草花很痛苦地与一群狗作战的痴傻场面。

  八个表兄妹的大家庭里,只要有人提议,也就必有人来和,最后往往都会收获一连串忘不了的回忆。阳阳和豆豆还结拜成为“双龙兄弟”,因为他们都属龙;而我和小露也还煞有介事兼莫名其妙地结拜了个“同心姐妹”;阿令和超子也应时地弄了个“光明使者”当当。

  旭和我们年龄隔的有点大,很有点游离在外的感觉,小时侯对他还有些排斥,大概大一些的孩子都不想有小家伙拖累着吧。而小家伙,总是很愿意像跟屁虫一样粘着大的。几年不见,当我在看到旭时,他竟成一小伙了,而幼时的“锻炼”更是让他如鱼得水地在我们之间游窜,大家一致认为他很讨人喜欢了。或者是这些哥哥姐姐们都成熟了,有他这样一个机灵的孩子倒是能成为大家的开心果。说到机灵,老师对旭倒是有个评价,说他“坐在教室里都能知道外面电线上的麻雀是公是母”,一方面说明他对学习是不上心的,但另一方面,他对社会`对人对事也确实有他独特的视角。他现在上初中一年级了,或许以后,他真会有一条不同于这些哥哥姐姐们的考大学的路。

  小露是平日里和我联系最多的一个,女孩子嘛,心思是比较细腻的。她到现在还在赖我,说是我的审美观对她产生了严重影响,我喜欢过陆毅,对她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她因此上一个酷似陆毅的男孩子,现在,我对陆毅渐失热情,她也“学着”和她的“陆毅”分开了,呵呵,这……能怪我吗?前段日子,小露还抱怨说这些表哥们长大了对她不似以往亲密了,这个傻孩子,我对她的解释是“男女有别了嘛”,她竟然一副相当不理解的样子,又说好怀念当初年少的时光,哎,也是,自从姥姥姥爷过世,既而大舅搬家,童年的乐园在开矿的炸声中消失,我们就开始了对过去的无尽回忆,仿佛那是一个转折点,心境都开始成熟起来。而小露这小妮子,十六七岁的年纪竟也想把自己过老了!曾听过一种说法,说是童年越丰富的人,他的怀旧期来的就越早,我想,大概是我们的童年太丰富了吧,父母`舅父舅母`姨妈姨夫对我们这些孩子的教育都很奇怪,让我们姿态各异地发展,到如今,仍是一片欣欣向荣。说实话,我们在心里都好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们这些表兄弟姐妹之间有了连绵不断的纽带。

  小露总是催我,说该写些东西纪念`缅怀一下我们的童年了。我感到很骄傲,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作为年龄最长的我始终都还是他们的一个支点。阿令开玩笑说当时我的好恶直接决定了这七八个人的所作所为,呵呵,估不到我还有过这样的作用呢。不过,现在仍然是好的,豆豆会日日发短信汇报他的红色思想,中暑了,挂彩了,恋爱了……;小露也不停地给我讲那仿佛永远也讲不完的高中趣事,讲她的人生观,她的少女情怀,也给我寄来我极钟意的饰品……;阳阳是个严谨`认真的弟弟,一副壮志凌云的模样。妈妈总说这个弟弟能超越我,我也希望这样啊。他在信中也能体会到我无助与寂寞的一面,像耐心的哥哥一样安慰我……;碰到阿令时,大家可无所顾忌地谈理想和未来,有着郁闷与失望无奈,当然更多的是希望,他对我把香港作为目标很是不屑一顾,说“姐姐你也太那个了,嘿嘿!”,还有超子,芬芬,旭,哦,可爱的孩子们。

  其实想真正写来才发现下笔不是很简单,我只能用笔调最大限度地罗列曾经发生过的趣事`乐事`糗事,给他们看来,能勾起记忆深处的东西我也就尽了最大力了。

  曾记得,我们在路上拣了一包糖,非得不听大人劝阻一意要发扬风格等失主,结果失主没等到,大家饿的分而食之。

  曾记得,抱着西瓜回家嫌太沉,一激动不知谁提议,大家坐在水坝堤上砸开就吃,果然轻松许多。回家竟还招来大人们的一片夸奖,说我们是很聪明的孩子。

  曾记得,钓夜鱼时,鱼钩进的太深取不出,阳阳为鱼“做手术”,豆豆大叫“晕血”狂奔而去,落入小河中,之后又一起淋了一场夏日暴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2-26 09:02 , Processed in 0.0936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