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回复: 0

教堂街

[复制链接]

12万

主题

12万

帖子

36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65469
发表于 2020-2-15 06: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教堂街
  

  教堂街

  ——教堂街

  

  

  就这么渐次地消失了白光,被冷色调所淹没。

  没有开始。

    

  夜深了,我在梦里做着梦,奇怪的是我这么清晰地了解我所处的空间。

    

  沿着教堂街,借着前方稀寥的黄色的晕点。没有目的地走着。

    

  雪下得很大,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作响,一种很干脆的感觉。回过头去才发现已经走了好远好远,最初的脚印早已消匿在无声的黑暗中。

    

  我这要去哪呢?

    

  借着微弱的光,环顾四周,那已经不能称之为景色,除了天上有几颗星星点缀一下之外,还有两旁枯枝的轮廓,颓废得很。

    

  我这要去哪呢?

    

  随之嘴角轻轻一扬:“只有鬼知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出现了一栋公寓楼,我就在雨檐下坐下来。随手点上一只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煞有介事地吐了出来。 低下头,一块青石板上盖了薄薄的一层雪。

    

  ——教堂街201号。

    

  木凉?......

    

  木凉!......

    

  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她住这么?”我这样想着。

    

  把烟头随手扔进雪里,一个红点就这样安静地等待灭亡。

    

  我起身朝楼道走去,里面光线有点暗,一盏陈旧的灯泡由一根电线拽着,像风烛残年的老人。

    

  地上的灰尘都刻着年份一层一层地积压在一起。

    

  大概是习惯黑暗的缘故,便闭上了眼睛。

    

  任手心游离在隐约凹凸的墙面时,那来来回回的光滑像是一个关于女孩身体的故事。

    

  不觉间已到三楼。

    

  两侧是铁门,转身面向301室。

    

  “木凉住在这里。”这个想法莫名其妙地浮现,转而根深蒂固。

    

  门显得很陈旧,一片白,一片黑黄,格外地斑驳,一张还剩一半的“福字”勉强贴着,苟延残喘地还泛着喜色。

    

  怎么进去呢?想着随手推下门,随着一声用冗长的吱呀声......,门开了!像是打开了时间的罅隙。一丝兴奋袭上心头。

    

  屋里没有开灯,因为没有玄关的缘故,客厅铺展在瞳孔里,月光透过窗户,方方框框地砸在地上。屋里的空气显得是灰色的。

    

  我信步走进去。

    

  一张沙发靠在墙角边,是白色的,很干净。

    

  沙发上睡着一个女孩,脸朝外,头发扎着,丝缕间的发梢流淌在脸上,像是冬季里的物语。但身上的衣着跟这个季节很不搭配,上身是白色的T恤,下身牛仔裤,佝偻着身子,左手安静地放在腿上,皮肤借着月光显得很苍白,没有血色。

    

  我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我真是太会体贴人了。

    

  我走进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和床头柜。

    

  床头柜里一定有木凉的东西,我像是一个觊觎她隐私的人。是啊,我是在寻找她的隐私,完全代表她的隐私,随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喉结不由得上下翻动。

    

  我刚凑上前去,就听见外面隐约传来脚步声。

    

  来人了!

    

  我什么也没想就往外跑,楼下传来一声声脚步,越来越清晰。

    

  不能被发现,不管是谁!

    

  我转身往楼上跑去。

    

  一口气冲到七楼才停下来,大口喘着粗气,白气像蒸汽机一样,浓浓一片。过了一会再确定脚步声消失后,才长嘘一口气。

    

  继而信步走下去。

    

  走到五楼的时候,似乎是眼睛习惯了墙壁,台阶这些建筑结构的缘故,当一个身影突地冲进瞳孔的时候,是那么不适应那么刺眼,心脏和大脑同时“嗡”地一片苍白,每一瓯边界的苍白,像平静的海面突然惊涛骇浪,汹涌而来,让人透不过气,仿佛把空气挤压在一起,快把身体挤扁了。

    

  她转头看到我,眉心皱了一下,这让我很不自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还是不动为好,也看着她。

    

  她穿着粉色的风衣,一条围脖垂下来,白色的毛衣,褐色的百褶裙,白红相杠筒靴,头发垂下来,淡淡的状。

    

  仿佛一朵花盛开在一片棉絮里。

    

  她是这屋子的主人?

    

  她是让我心动的女孩。

    

  她是木凉。

    

  “你好”。

    

  我很不自然地打了个招呼。

    

  “你怎么来了呢?”说着她扭动钥匙,同样是冗长的吱呀声,门开了。

    

  “进来坐啊。”

    

  “好么。那个......”

    

  “什么好不好,难不成让我陪你在这挨冻。”

    

  “那好,对了你不是住三楼么?”

    

  “好笑,一直是五楼啊。”

    

  “好怪的感觉。”

    

  “你以为男孩的感觉不怪么。”

    

  进屋后,空气闪了一下光,然后白色的光像瀑布般泻满屋子。她脱下风衣,往下坠了坠毛衣,身材还是那么凹凸有致。

    

  “坐吧。”

    

  “对了,三楼住的是谁阿?”

    

  “珍珍。”

    

  “你俩很熟么。”

    

  “是,但可惜了......”

    

  “可惜什么?”

    

  “死了。”

    

  耳朵似被了一下。

    

  “不是睡着了么?”

    

  “傻瓜。”

    

  莞尔一笑,倾国倾城。

    

  “她之前说很不适应这个世界,很孤单。”

    

  “不是有你么。”

    

  她指指太阳穴说:“是这里,自卑,她还说就算有人面对她的尸体也会无动于衷。”

    

  “不会阿,我还把外套披在她身上呢。”我想反驳她。

    

  “是因为漂亮吧,不是么?”

    

  结果却被她反驳了。

    

  “你们男孩都一样,天性。”

   白癜风分型分类 

  我无语。

    

  她递过一听可乐。

    

  我倒不客气,大口大口地喝着,大口大口地打着嗝,大口大口地排解压抑,留下快乐而美好的东西,难道这就是为什么称这种饮料为可乐堵塞原因。

    

  我不懂。

    

  或许也没有人研究过这个问题。

    

  随着最后一口入肚,不觉打了个冷颤。

    

  “冷么。”木凉问。

    

  “还好。”

    

  “你还是老样子,还要么?”

    

  “不了。”

    

  ......

    

  “对了,珍珍那么躺那,你不管么。”

    

  “你很在乎她?”

    

    

  “哪有,总不能不管吧。”

    

  “没事的,一年了。”

    

  “一年?!难道不会腐烂么?”

    

  “不会的,她是个睡美人,不是么。”

    

  “这可不是童话。”

    

  “但这也不是现实,不是么。”

    

  梦境?现实?

    

  我再一次对我所处的环境深思,倒深思得一片苍白。

    

  又是一片无边际的苍白。

    

  “我先睡怎么治疗白癜风这种疾病了。”木凉起身朝卧室走去,我不知为什么也跟了进去。这样似乎不太礼貌,但就像她所说的——这不是现实。

    

  卧室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台电视机。木凉靠在床边,头埋进靠拢的双膝里。

    

  “你不躺在床上睡么?”

    

  没有回答。

    

  “这会感冒的。”

    

  还是没有回答。

    

  “喂,睡着了么。”

    

  .......

    

  “你还会关心我?”她突然的一问让我呆若木鸡。

    

  “当然关心。”我信誓旦旦地说。

    

  “好了,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到现在我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但面对这婉转的逐客令,我还是知趣点好。

    

  到了路上。

    

  “天冷,你还是回去吧。”

    

  “那我就不多送了。”

    

  话音刚落,有脚步声从远方传来。

    

  “回......”

    

  我还没说完,她拽着我就跑,拐了一个角后,她慌张地看了看才松开手。

    

  “怎么了?他回来了。”

    

  “嗯。”木凉点点头。

    

  的确,我的出现的确很尴尬。

    
患上白癜风应该吃的食物和不该吃的食物

  可是,木凉。

    

  初次遇见;

    

  初次肩并肩走在巷子里;

    

  初次一同感叹岁月的飞逝;

    

  初次......

    

  太多的初次。

    

  而我却不能左右你的出现。

    

  “好了,我回去了。”

    

  我迅速拽住她,拥入怀中。

    

  “太多的初次了,我不会放手。”

    

  “傻瓜,那又能怎么样呢。”

    

  我双手捧着他的脸,凑到我面前,两个人呼出的白气缠绵在一起,一同化为乌有。

    

  渐次地......

    

  渐次地移动。

    

  嘴唇在黑暗中,随着心的悸动,一丝柔软的碰触变得清晰起来。

    

  越来越清晰。现实也好,梦境也罢,就这样一直下去,永远别分开。

    

  雪似乎停了。

    

  没有了结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9-26 07:57 , Processed in 0.5772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